2014年9月29日 星期一

致犬儒者流

「不管用了什麽名義,我之所以不能容忍對無辜者生命的剝奪,就是因為我曾經直接面對無辜者的死亡,任何為殺害無辜者的行徑辯解的說辭,我都從中嗅到了血腥味。」
——錢理群《我的回顧與反思》

我們讚揚特蕾莎修女,
我們冷笑無條件行善的人。
我們讚揚尼爾森·曼德拉,
我們無時無刻鼓吹種族歧視。
我們讚揚瓦茨拉夫·哈維爾,
我們嘲笑理想主義者不切實際。
我們讚揚悉達多太子,
我們嘲笑嚮往心靈生活的人。
我們讚揚耶穌基督,
我們無時無刻在論斷他人。
我們讚揚甘地,
我們嘲笑參與和平抗議威權體制的人。

我們唾棄希特勒,
我們躲在網絡背後鍵盤注入法西斯思想。
我們唾棄史達林,
有人卻渴望解放軍鎮壓和平抗議人士。

我們犬儒,我們不屑,我們嘲笑,我們潑冷水。
人說,情人眼裡容不下一粒沙子。
我說,犬儒眼裡容不下新生幼苗。
一旦有幼苗長起,犬儒者流便用盡一切方法,
以潑冷水的方式,
摧殘 蹂躪 精神虐殺,
想盡辦法 讓開明的思想 永遠埋在爛泥裡,
以便所有人都變得和他一樣
——不見天日、“活著”就好的犬儒。

其實,我只是想說:
人是軟弱的。
人會放棄,人會失敗,
人會腐蝕,在所難免。

唯獨理念,永垂不朽,恒久傳承。
五百年後,所有人都成塵埃時,
只有它,屹立不倒,仍然能夠改變世界。
然而,它卻不會從天而降。

習慣了與世浮沉、汲汲營營的人,
見到其他人,發揚光輝的理念,
以純粹的心態,
想要改革社會 改變自己
抗議不公 抵制邪惡時,
犬儒者流們,你們,
可以不要再潑冷水了嗎?
即便不願意支持,
靜觀其變,對你又有什麽壞處?
何必以戲謔的語調,看客的心理,
點燃仇恨的烈火,焚燒那,新興的幼苗?
他失敗了,在情理之中,fine。
他成功了,你和你的子孫,
也將同樣得到好處。
這麼簡單的道理,
難道都不明白嗎?

香港,加油。

2 則留言:

feeling 提到...

很久没回来了,你好吗? :)

風漸涼 提到...

feeling姐,
剛回來這塊土地不久,以後大概就是在這起塚了,你呢,好嗎?
超過十年,彼此的博客仍在,只是現實世界全非,虛擬世界也全非了。